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LAZIO 球迷逝世事件

11月11日发生的那一连串的不幸事件,其重要性已经超越了足球本身。归根结底,足球只是一支运动,足球应该给我们带来快乐。可上星期日在意大利发生的那一幕幕,让我们大家都不得不做出深刻反思。桑德利·桑德利死了,可怜的拉齐奥球迷死在汽车的后座上,开抢的警察现在面临过失杀人的指控。那个警察确实犯了严重错误,可这并不足以解释球迷随后的暴力行为,如果那些人还能被称作球迷……   26岁的桑德利有两个爱好,音乐和拉齐奥。和父亲一起经营一家服装店,桑德利还有另外一份工作,在一家不错的迪斯科舞厅。桑德利很开朗,出生中产阶级的他,最近的另外一份“工作”,就是随队去看拉齐奥的比赛,几乎每个客场都去。“国际米兰就算了,我们肯定输。” 桑德利的好朋友这次打算放弃了,为了找伴一起去米兰,桑德利还在博客上留下了信息,希望有人能让他搭车。星期日早上5点才下班,最终几个朋友被他说动了。   四个拉齐奥的球迷一起开车去米兰,去看国际米兰和拉齐奥的比赛。一切都很正常,其他人在谈着曼奇尼,谈这场比赛,桑德利在补觉。他们走的是A-1高速公路,这是意大利最早的一条高速公路,连接的正是罗马和米兰。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在阿莱佐这个地方,在一个服务区,桑德利的朋友们和几名尤文的球迷发生冲突。   就是高速公路的另外一边,有个警察站,一个警察在80米外开了两枪,据说当时那位警察把这当成一次抢劫了,子弹打中了桑德利的颈部。11月11日上午9点20分,桑德利离开了人事,据他的朋友说,当时桑德利还在汽车后坐上睡觉。警方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澄清,笔者从电视上看到的第一批消息,留下的印象是:一个拉齐奥球迷因为与尤文球迷发生冲突而死。慢慢的消息才被澄清。中午一点的电视新闻已经很明确了,一个拉齐奥球迷被枪杀了……   此时此刻,还没有其它方面的细节,与此同时,国际米兰和拉齐奥的比赛被推迟,其它比赛推迟10分钟进行,以悼念桑德利。还在米兰的拉齐奥决定在第一时间内返回罗马。洛蒂托称“我们的一个家庭成员去世了”,德·希尔维斯特里则向记者展示了桑德利的最后一条短信。这两个人是好朋友,桑德利在凌晨6点告诉球员:“我已经准备出发了,我要把胜利带给你们,我和你们永远在一起……”可是这一次,桑德利永远的离开了,离开了他的拉齐奥。   拉齐奥和国际米兰的球迷有联盟关系,国米没有开放圣西罗球场的大门,可球迷已经聚集在一起。这里传出的不只是抗议的声音,球迷最后转向了意大利国家电视台在米兰的总部,那里的一个警察局被围攻,警察们选择了回避,相对于罗马和贝加莫,这里的冲突最轻微。在贝加莫,亚特兰大和AC米兰的比赛只进行了7分40秒,比赛前,亚特兰大球迷率先和警察发生冲突,AC米兰球迷的到来让形势恶化,亚特兰大球迷摧毁了防护玻璃后,主裁判决定终止了这场比赛。   而这才是开始。在米兰,球迷袭击了一个警察局和一个宪兵站,但仅仅是袭击而已,在罗马,虽然已经取消了罗马和卡利亚里的比赛,可聚集到奥林匹克的球迷还是和警方发生了冲突,而这一切,在拉齐奥球迷从米兰返回后,就迅速的恶化了。200多人组成的攻击群,摧毁了一所奥林匹克附近的警察学校,一个警察局,球场旁边的意大利奥委会总部也遭了殃,它的一层被完全毁坏。彻头彻尾的城市巷战!在罗马,最终有20多人受伤,3人被逮捕,当日午夜才恢复平静。   针对这次全意大利范围内的球迷骚乱,意大利舆论方面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有人认为,如果警方和意大利足球职业联盟、意大利足协更敏感些,推迟上个星期日的比赛,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但是也有人认为,桑德利的悲剧只是球迷骚乱的导火所。比如亚特兰大球迷,一向以暴力著称,可怜的桑德利的死亡,只是给他们提供的骚乱的借口。笔者更倾向于第二种说法,上周日的球迷骚乱,反应出的是意大利深刻的社会问题,这些骚乱和足球本身的关系不大。  亚特兰大很可能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AC米兰有可能被判定3比0取胜。国米与拉齐奥、罗马和卡利亚里的比赛,将择日再赛,只是客队的球迷很可能没机会在去球场看球了。意大利警方似乎有一种想法,那就是禁止所有的客队球迷去看球。笔者个人看法,这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对足球运动,对意甲联赛来说,只能是一种遗憾,最终,所有这些问题需要政府解决。 在顺利完成的7场比赛中,佛罗伦萨1比2败给了乌迪内斯,尤文图斯2比2客场战平帕尔马积分榜上,乌迪内斯已经追上了尤文,佛罗伦萨则错过了一次超越国际米兰的好机会。虽然比赛推迟,少赛一轮的国米积25分,依然领先佛罗伦萨2分,领先乌迪内斯和尤文图斯1分。本轮最大的变化在降级区。锡耶纳主教练曼多里尼铁定下课,恩波利已经掉到了榜尾,雷吉纳取得了本赛季第一场胜利。雷吉纳胜利后,本赛季所有意甲球队至少都取得了一场胜利。   本轮比赛,佛罗伦萨也终结了主场连续22场不败的记录,乌迪内斯则在整整10年之后,重新在弗兰奇球场取得胜利,乌迪内斯特点鲜明,球队已经完成磨合期。帕尔马则已经是第5次,在领先的情况下,被对手追平,甚至是击败。   本轮已经进行的比赛中,最大的争议发生在帕尔马与尤文的比赛中。下半场的第48分钟,科利对扎内蒂犯规,主裁判出示了红牌,随后,亚昆塔将球顶进了帕尔马的大门。主裁判加瓦认为这个球亚昆塔犯规在先,尤文前锋确实有依靠对方后卫的动作,但笔者认为,这个球应该有效。比赛后,主裁判加瓦对亚昆塔解释说:“我没有吹你犯规。”这就更解释不清楚了,这个球为什么无效呢?这之前,尤文还抗议了加瓦给雷吉纳尔多的点球,这已经是12轮比赛中的第6个了。 布冯和尤文图斯俱乐部主席都对此表示了强烈的抗议,12轮比赛,对手得到6个点球,这个数字确实偏高,可加瓦的判罚没问题。虽然巴西前锋摔得很“容易”,但扎内蒂确实和他有接触,所以这个点球存在。莫费奥和基耶里尼因为相互报复双双被罚下,这也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加瓦唯一需要解释的,就是为什么取消亚昆塔的第二个进球,从这一点看,尤文确实平的有些冤枉。(11月11日,是一战休战纪念日,意大利足坛却在这样一个日子陷入了另一场“战争”。因为,拉齐奥球迷桑德里在一片疑云之中中弹身亡。   ----   5名拉齐奥球迷在与尤文球迷发生冲突并引发警察介入时赶紧离开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事实,将是整个桑德里死亡事件的疑点。他们为什么在警察鸣枪示警介入冲突后试图离开?警察的第二颗子弹恰恰是穿过了5名拉齐奥球迷已经开动的雷诺汽车后窗,击中桑德里的后颈部。在发现同伴已经在流血挣扎的时候,为什么几名球迷仍然决定继续开车前行,直到驶出4、5公里后才于收费站停下来?   事实上,很可能在警察冒着风险穿过整个高速公路赶过来之前,高速公路收费站内发生的是一起非常激烈的冲突,以至于肇事方希望赶紧离开。事实上参与冲突的尤文图斯球迷的确赶在拉齐奥球迷之前驾车离开了,他们的奔驰汽车此后才被警方在其它地方截住。当救护车赶到阿雷佐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时候,桑德里的生命早就已经停止了。   这起死亡事件最大的可能是桑德里被鸣枪示警的警察意外击中致死,但真正的问题来自此后的一系列极端球迷的反应。从死者生前的好友回忆看,在舞厅和酒吧担任DJ的桑德里是一个忠诚的拉齐奥球迷,但并非一个极端球迷,更无任何暴力行径。恰恰是极端球迷们此时把桑德里自然地归为他们的一员,以意大利相关机构没有像警官拉奇蒂死亡后一样暂停整个联赛为借口开始闹事,无论是比赛已经取消的圣西罗球场外的游行,还是比赛开始后7分钟因为球迷的威胁而中断比赛的亚特兰大主场。   这起意外事件将导致未来意大利政府、警察、足球管理机构对待极端球迷的问题更加无奈。此时极端球迷群起攻击,他们历来就把警察视为自己的最大敌人。若是对他们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将可能导致更加剧烈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亚特兰大主场极有可能遭到禁赛处分,比赛也可能判为亚特兰大0比3告负。亚特兰大俱乐部上周日下午已经立即通知律师准备控告极端球迷中的肇事者,并且对警察表示了声援。事实上,极端球迷的行为已经远远超越了球迷范畴,他们更多是以球场作为寻找社会身份和发泄不满的场所。亚特兰大比赛被迫中止后,就发生了一群来自中间看台的老人臭骂弧形看台上肇事极端球迷的场景。   极端球迷的存在对意大利球场的破坏远远大于他们在弧形看台上用烟火、标语和图案增添的景色。亚特兰大看台上臭骂极端球迷的老人们就是一个证明:极端球迷导致的安全问题已经让意大利球场不再成为家庭、妇女和孩子们可以安全前往通过足球赛得到快乐的场所。   因此,在对桑德里的去世感到悲痛的同时,同样需要对事件进入深入调查,尤其是桑德里的同伴们在其垂死时仍驾车逃离现场的原因。亚特兰大控诉极端球迷的行动需要得到广泛支持,否则,极端球迷再度恢复势力,受损害的是多数普通的、真正懂得体育精神的球迷。   ====   导致一名球迷遭枪击致死的意大利警察表示,昨天那起恶性事件是一起因手枪走火而出现的意外事故。意大利足协将在今晚召开紧急会议,他们将和警方一起讨论如何解决这起“意外悲剧”,此外,还将和联赛代表以及球员教练代表一起讨论如何控制球迷在赛场外的暴力问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足球世界 | 1 Comment